苍松竹语

风刀霜剑苍松立,慰尔心灵竹语留。
  1.  11

     

    文坛佳话:“短篇小说之王”莫泊桑与福楼拜的师生缘


    一八八O年四月,一部题为《梅塘晚会》的中篇小说集在巴黎出版。作者是以左拉为首的六个标榜自然主义的文人,他们几年来常在巴黎近郊左拉的梅塘别墅聚会,这部小说集就由此得名。《梅塘晚会》无情地再现了人们竭力要忘却的一八七O年普法战争的惨剧,在整个法国引起了爆炸性的反响,短短几周内就印行了八版。而尤其出人意外的是,其中最出色的一篇《羊脂球》,竟出自一个叫莫泊桑的默默无闻者的手笔。《羊脂球》以其对生活的透彻现察、对题材的精确把握和炉火纯青的文学技巧,宣告了一个文学天才的问世。

    在十九世纪明星棋布的法国文坛上,莫泊桑虽不像巴尔扎克、斯丹达、雨果、福楼拜、左拉那样光芒璀璨,却也不失为一颗不可多得的明珠。他也写长篇小说。他的《一生》、《漂亮朋友》跻身世界长篇名著之林而无愧。但他的短篇小说创作更是超群绝伦,名篇佳作丰富多采。法朗士在上世纪末论及莫泊桑的短篇小说时写道:“在同时代的作家中,他创造的典型比任何人都种类齐全,他描写的题材比任何人都丰富多采。”这一评语无疑是公正的。法朗士给予他的“短篇小说之王”的称誉,也早已为举世所公认。

    莫泊桑经常幽默地说:“我象流星一样进入文坛。”然而知情人无不赞叹:他曾多么耐心地苦苦磨炼,才攒聚足够的热量,发出那激动人心的闪光。

    一八五O年五月八日,莫泊桑生于法国西北部的诺曼底省。他是一个破落贵族家庭的长子;父亲常年在巴黎当银行职员,母亲文学修养很深,尤其喜爱诗歌。他从小主要受母亲的教育,少年时代便憧憬着做一名诗人,十三岁就开始写诗。一八六八年,他去省会鲁昂读中学,又受到在该市图书馆工作的巴那斯派诗人路易.布耶的指导。若不是布耶在第二年猝然去世,莫泊桑后来的文学道路很可能是另一番景象了。

    一八六九年七月,莫泊桑通过中学毕业会考,获文学业士学衔;同年十月,到巴黎一大学学习法律,一八七0年七月,普法战争刚爆发,他应征入伍;在不久后的大溃退中险些做了俘虏。同年九月返回巴黎,次年四月离开军队。一八七二年三月,他好不容易在海军部谋到一个差事;工作之余,依然从事文学习作。

    从一八七三年九月起,莫泊桑有幸得到当时的小说大师、母亲的老友福楼拜的悉心指导。那是一段颇为感人的文坛佳话。莫泊桑初见福楼拜,后者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是否有天才,我还不能断定。你拿给我读的东西证明你是聪明的,但是,年青人,不要忘记,照布封的说法,才能就是长期的坚持不懈。 努力吧!”从此,每逢星期日,莫泊桑就带着新的习作,从巴黎长途奔波到鲁昂近郊的福楼拜的住所去,聆听福楼拜对他前一周交上的习作的品评。福楼拜对他的训练非常严格,不但要求他学会观察事物,“发现别人没有发现过和没有写过的特点”;要求他善于表达所观察到的事物的特点,例如“只用一句话就让我知道马车站里有一匹马和它前前后后五十来匹马有什么不同”; 而且要求他努力寻求最适于表达事物特点的“那个名词、那个动词和那个形容词”。正是福楼拜,把一直向往做诗人的莫泊桑 引上了小说创作的道路,并使他的小说技艺日益提高。一八七九年二月,莫泊桑转入公共教育部工作,仍一如既往地坚持习作。他所写的习作虽盈箧满屉,但遵照严师的意见,极少发表。

    左拉于一八七七年发表长篇小说《小酒店》之后,大振自然主义的声威,以左拉为首、包括莫泊桑在内的六个意趣相投者便经常聚首,结成有形无形的文社。一八七九年夏天,他们相 约以一八七0年普法战争为背景各写一中篇小说,结集出版。于是产生了为莫泊桑崭露头角提供了契机的《梅塘晚会》。

    《羊脂球》轰动文坛以后,莫泊桑实际上就摆脱了公职,专事写作,主要写小说,兼为报刊撰写评论。从青年时代起就被多种疾病所苦的莫泊桑,是在同病魔的搏斗中写作的。他于一八九三年七月六日逝世,时年四十三岁。

    从一八八0年发表《羊脂球》到一八九一年因病笃而基本搁笔,莫泊桑的作家生涯只有短短十年稍多的时间。然而,他留给后世的文化遗产却相当丰富,计有:三百余篇中短篇小说、六部长篇小说、一部诗集、三部游记和为数可观的评论文章。


    (节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之“译本序”,作者张英伦)

     

    读书文摘随笔小说短篇小说历史莫泊桑福楼拜

     

    评论
    热度(11)